18省份现草地贪夜蛾威胁玉米主产区 如何有效防控
2019年06月05日 08:56  来源:新京报  宋体
 4月30日,广西南宁市植保站副站长黄树生掌心的草地贪夜蛾幼虫。 新京报记者 王文秋 摄
 4月30日,广西南宁市植保站副站长黄树生掌心的草地贪夜蛾幼虫。 新京报记者 王文秋 摄

  昨日凌晨,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做好草地贪夜蛾应急防治用药有关工作的通知》显示,草地贪夜蛾2019年1月由东南亚侵入我国云南、广西,目前已在18个省(区、市)发现,严重威胁我国农业及粮食生产安全。

  农业农村部6月3日印发通知,提出了25种应急使用的农药产品。

  这种今年初从缅甸入境的小虫子原产美洲中部,喜暴食,对植株危害性大,繁殖能力强,导致其扩展迅速,防治难度高,严重时可导致农作物绝收。

  湖南省道县植保站负责人何斌告诉新京报记者,贪夜蛾在短短一个月内,就从几亩地扩散到全县一万多亩地,这种害虫会钻进植株啃食嫩叶,严重者可致植株死亡:“相比起普通的虫子,这个虫子吃得特别多,边吃边拉。”

  1月由东南亚入侵我国云南

  2019年1月11日下午,云南省植保植检站报告在普洱市江城县发现疑似草地贪夜蛾幼虫危害。次日,全国农技中心紧急派出调查组赶赴现场,证实这一害虫已侵入我国。初步判断,云南西南部发现的幼虫是首批成规模迁入的种群。

  全国农技中心官网信息显示,这是一种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预警的跨国界迁飞性农业重大害虫,主要危害玉米、甘蔗、高粱等作物,已在近100个国家发生。

  被草地贪夜蛾幼虫危害的植株特征明显,即叶片叶肉被取食后剩下叶表皮而形成半透明薄膜状“窗孔”,或叶片呈大小不等的孔洞,剥开玉米生长点卷曲心叶可见大量害虫粪便和藏身在其中的幼虫,心叶被咬食呈破烂状。

  由于草地贪夜蛾成虫具有较强的远距离迁飞能力,每晚可飞行100公里左右。全国农技中心病虫害测报处推测,云南南部会有更多区域逐步见虫,并且广西西南地区有可能同期发生。

  不足一个月,草地贪夜蛾在云南省西南部地区蔓延开来。根据云南全省16市(州)大面积普查结果,截至1月28日,普洱市江城县、澜沧县、宁洱县、孟连县,德宏州盈江县、瑞丽市、芒市和陇川县,保山市施甸县、昌宁县和龙陵县3市(州)11县(市)发现草地贪夜蛾在冬玉米田发生为害,发生面积共计6715亩。

  五个月内成为常发性重大害虫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3月11日,草地贪夜蛾确认侵入广西,3月底开始陆续在广西崇左各地发现。4月25日,贵州黔西南州望谟县、安龙县、兴仁市先后发现草地贪夜蛾;4月23日和26日,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从化区先后在玉米种植地发现草地贪夜蛾幼虫为害;4月26日,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岩泉镇胡家村首次发现草地贪夜蛾入侵。

  全国农技中心官网4月末发布的草地贪夜蛾为害动态显示,虫情进入快速扩展为害期。截至4月26日,云南、广西、贵州、广东、湖南5省(区)29个市(州)112个县(市、区)查见玉米受害,初步统计发生面积超过12.74万亩。

  4月下旬以来,草地贪夜蛾在海南、福建、浙江、湖北、四川、江西、重庆、河南相继查见幼虫为害,虫情扩散蔓延明显加快。

  截至5月10日,13省(区、市)61个市(州)261县(市、区)查见玉米受害,初步统计发生面积108万亩。春末夏初,春玉米从南至北进入生长期,加之风场、天气条件适宜,草地贪夜蛾还将蔓延至长江中下游、黄淮、华东、东北和西北等地为害。

  农业农村部6月4日发布,这一害虫目前已在18个省(区、市)发现,严重威胁我国农业及粮食生产安全。此时,距我国首次发现草地贪夜蛾幼虫危害不足5个月。

  根据全国农技中心官网消息,这一害虫进入我国后,适生温度和区域范围广,将成为我国“北迁南回”常发性重大害虫,要做长期应对打持久战的准备。

  害虫暴食繁殖多 防控难度大

  农业农村部官网显示,草地贪夜蛾是一种原产于美洲热带和亚热带的杂食性害虫,具有适生区域广、迁飞扩散快、繁殖能力强、暴食为害重和防控难度大的特点。

  湖南省道县植保站负责人何斌介绍,贪夜蛾在短短一个月内,就从几亩地扩散到全县一万多亩地,这种害虫会钻进植株啃食嫩叶,严重者可致植株死亡:“相比起普通的虫子,这个虫子吃得特别多,边吃边拉。”

  湖南省江华县植保站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因贪夜蛾幼虫并不容易被发现,具有较强隐蔽性,且具有暴食、繁殖多、扩散迅速等特点,一旦发现后就已经产生危害。

  农业农村部3月在官网发布显示,目前主要防治技术措施包括生态调控及天敌保护利用、成虫诱杀技术和幼虫防治技术三个方面。新京报记者从湖南、福建等地的基层植保站了解到,对草地贪夜蛾,基层多以喷洒农药进行防治,取得一定效果。武夷山市植保站工作人员强调,由于贪夜蛾爱吃玉米心叶部位,心叶部位需要重点喷洒农药。“基本上如果能早发现早防治,还是能控制得住,幼虫的时候,特别是虫龄比较小的时候,就更好防治。”

[1] [2] [下一页]

编辑:叶霖嘉